【叶蓝】如是你说

  赛季开打后叶修出现在网游的时间骤减,出现于报章杂志和电视记者会的频率则逐渐增加,蓝河走出网游公会部门的工作室时,瞥了眼置于门旁桌上的电竞杂志,触见兴欣的战绩在杂志封面霸气凛然地占据了一行字,随即便转开了视线。

  经过会议室时,蓝河接获喻文州捎来的任务,找回仍在会客室中与叶修会晤的黄少天,召开战队成员皆须出席的临时会议,并代为转交一份公文至其他部门。

  走近蓝雨会客室时,蓝河隔着略薄的门板隐约能听见里头接连不断的说话声,停驻于门前轻轻敲响门板,只听见里头的声音微微顿停了下,随即又吵嚷起来:”谁啊谁啊有什么事情啊?快进来说,说完我还要跟叶修谈谈人生!”

  话语的音量伴随着门扉推开的幅度逐渐转大,蓝河怀揣公文伫立在半启的门前,只见会客室中的黄少天朝门口投来困惑视线,身侧的叶修背对着门口站在沙发后方,姿态随意地半靠着椅背。氲氤烟雾间蓝河看不清叶修略略侧首望向门口的神情,仅能从手部的细微动作判断出对方正惬意地把玩着挟在指间的烟支。

  “不好意思打扰,那个……黄少,战队临时召开会议,喻队让我请你过去。”蓝河单手朝着会议室的方向指了指,话语自红润的薄唇间流泄而出,略低的声音甚是好听。

  只见黄少天点了点头,伸手拍拍叶修的肩膀:”我去去就回来你可跑掉了,我还有事没跟你说完,你听见没听见没别跑掉啊!”

  望着黄少天匆匆朝着会客室门口走来,蓝河退开步伐稍微往门外让了让,黄少天却在走过蓝河身侧时丢下话语:”你帮我看着那个家伙别让他跑走了我还有事情没跟他说完,拜托你啦小兄弟!”

  不等蓝河回应,黄少天便迈开步履朝着会议室快步离去,不及反应的蓝河只得望着自家王牌离去的方向,莫可奈何地揉了揉太阳穴,手边的工作尚未完成,他也没有权力管辖叶修的去留,眼下如此只得见招拆招。

  蓝河轻叹口气,回过头正准备走进会客室中代替黄少天接待叶修,却见叶修踱着步伐朝着门口走来,一缕轻烟自指间袅袅上升,飘散的烟雾朦胧了叶修扬起的笑容。

  “小兄弟,我要走了,回头你给黄少天说声。”方才黄少天离开前交代蓝河的话语并没有掩饰音量,叶修自然是听得一清二楚,想来若是要离开还是得向眼前的青年交代一声。

  “叶神你别为难我啊!黄少都说了不让你走了。”见叶修准备离开,蓝河稍微朝前一站,略带几分无奈地开口。眼前的人虽然不认得他,但他仍维持着在网游中对叶修的态度和口吻,丝毫不作掩饰。

  熟稔的无奈语气伴随着熟悉的感觉袭上叶修心头,叶修在门前停下步履稍稍打量着蓝河,这位年纪彷若大学生的青年无论是声音,抑或是语气,皆有相当程度的熟悉感,只是叶修却对蓝河清俊的脸蛋陌生不已。

  见叶修的眼神里带上几分纳闷,蓝河这才发觉自己无意间对叶修展露出与网游中无异的态度,只得故作镇定地自我介绍:”叶神,我蓝河。”朝着空中毫无目的地虚指了下,蓝河的唇角勾起一线掩饰尴尬的笑弧。

  “小蓝同志啊!”叶修略显意外地笑了起来,在门旁的铁制垃圾桶上捻熄烟头,只手搭上蓝河的肩膀,”正好正好,哥饿了,小蓝推荐下这附近好吃的店,一块儿去吃宵夜吧!”

  “不行啊叶神,黄少说了要我别让你跑了,而且我手边还有份公文没送。”感受到叶修指尖上的鲜明暖意透过衣服布料触及肌肤时,蓝河不由略略退开一小步,朝着叶修摆了摆手回应了句。

  “要不我等你送完公文?”见蓝河退开了步伐,叶修收回搭置在对方肩上的手,口头上却仍未放弃邀约。

  “不是这个问题啊大神……”蓝河感到有些无力,”黄少都说不让走了!”

  “没事没事,找你吃宵夜这事我回头再和他说说,总不能我饿着他还要我待在会客室里枯等着吧?你又是他交待下来接待我的人,陪吃宵夜怎么说都挺合理不是么?”

  虽然不记得自己几时成为临时接待叶修的人员,但叶修的话语听起来确实有着几分合理,一时无法辩驳的蓝河只得妥协:”那叶神你等我送完这公文吧……”

  “行!”

  隐约感觉到自己又被忽悠,蓝河转身离开前回首朝着叶修所在的位置瞄了眼,只见叶修轻靠着会客室外的白墙姿态恣肆地点起烟,微微上扬的唇角似是掠过一线狡黠,蓝河见状便果断回过头,利索地朝前迈开步伐,催眠着自己一切都是错觉。

  将手边工作处理妥当后,蓝河领着叶修至蓝雨附近的餐饮店用餐,叶修估摸着两人的食量,简单点了几道蓝河推荐的菜色。望着逐一上齐的餐点,叶修拿起一旁的筷子,伸手准备挟菜时却见对座的蓝河怔怔地望着自己的手出了神。

  “怎么了小蓝?我手上有什么东西吗?”

  收回手稍作检视,叶修困惑的抬起头,只见蓝河朝着叶修望了一眼,便垂眸避开视线,伸手自盘中挟了个虾卷扔进叶修碗里,故作镇定地应答:”没,就是觉得你手真漂亮。这里的虾卷特别好吃,叶神你赶紧尝尝。”

  “那是,哥这手就是天生丽质。”叶修理所当然似地附和了句,挟起虾卷尝了一口,似乎不甚在意蓝河回避的视线。

  瞟了不知谦虚为何物的叶修一眼,蓝河顿时有些无语。

  那时叶修提箸时抬起的右手不知为何吸引了蓝河的目光,略细的指尖轻抵箸身,修长的手指骨节明晰,虽然白皙却是略显病态的苍白,那样白净的手就这么攫住蓝河的视线,带远了他的思绪。思绪在那手曾在荣耀中夺下无数胜利时,中断于叶修的问语中,即便有着无数遐想,却也只能用一句”你手真漂亮”简略带过。

  “我说……其实也未必非得找我陪你吃宵夜啊!你瞧我们蓝雨上上下下那么多员工,随便找一个可能都乐意至极,干嘛非得找我?”翻搅着眼前热烟袅袅的汤面,蓝河左手支颐,虽然这么询问着却不见语气中有丝毫埋怨。

  “嗯……找个认识的比较自在吧?”口中嚼着食物的叶修含糊不清地应答了句,却像是随便找个理由搪塞。

  “没见面之前我们算是不认识吧?”蓝河有些鄙夷,发觉无论何时何地都不能和这人说的话较真,入了套只会给对方耍得团团转。

  叶修停下筷子,咽下口中的食物思忖了半晌,旋即一笑:”那如果我说……哥就是想约你吃个饭呢?”

  那人漂亮的唇角勾起一线狡黠,一如那时在蓝雨会客室外见到的神情,蓝河望着叶修的朗朗笑意像是被打入了僵直状态,顿时将不能和叶修较真的念头抛诸脑后,持筷的手搁浅在半空中,有什么异样的情愫在叶修的笑靥中,无声蔓延。


  40 2
评论(2)
热度(40)

© 长烟落日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