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瓶邪】而今终归

OOC、吴邪死亡设定、吴邪转生自由心证。
盗墓第二季大结局衍生。





【瓶邪】而今终归


  长白山的彻骨深寒在杭州西湖畔的暑气蒸腾下消弭得无影无踪,即便立秋乍过,依然不见天气转凉,纵是这秋虎猖狂恣肆,熙来攘往的街道间仍有一人身着质料略厚的黑色卫衣,负着厚重的背包徐步而行,不合时宜的装束与眉眼间的清冷出尘谩惹起了路人的几番侧目。

  荏苒韶光将十载春秋蚕食鲸吞,张起灵彷若是一抹时间罅隙处的缥缈孤影,走过无尽幽深,细数经年之后,终于重返杭州故处。他依循着旧忆深处的雪泥鸿爪,朝着故人的古董小铺一步一踱,似要将这一寸寸步伐皆蹋得扎实了,才能摸索出一点生命的轨迹。

  杭州著名的西泠印社依然是昔年的模样,温润地守着历史的刻痕,只是一旁的古董铺子虽也是旧时样貌,却冷清得不复往日,深锁的大门落了一段陈年尘灰,锈蚀的门锁攀附着深深浅浅的斑驳锈红,门前的落叶细细密密铺成一地苍凉静寂,打眼望去便能推断出这小小的店铺许久未经人打理。

  张起灵轻步履过一地窸窣,蹙起眉头,在门前驻了足,两根颀长的手指在门锁上轻抹而过,沾了满指岁月华年至此间历劫时,落下的斑驳足迹。他收转腕子,驻留在指腹间的深暗眸子堪堪凝成了一抹迷茫,吴邪不仅没有来长白山替他,就连昔年经营的古董铺子也似是长年深闭,不见人往。

  张起灵孤身伫立这车马稀零的清冷门庭,似是仓促流年遗落此间的一缕黄粱旧梦,就在怔忡之际,他忽然听见身后响起了踩踏落叶的脚步声,伴随着一线雄浑深厚的困惑嗓音掠过耳际:“小哥……?”

  时间的步履在旧人旧容间留下了数不尽的瘢痕,张起灵回过身就见五步开外处的胖子对着他笑逐颜开,只是那弥勒佛般的朗朗笑意停留不过片刻,随即转成了苦涩,胖子几分自嘲地笑了笑:“他娘的居然真的是小哥,可惜……”

  张起灵在那未竟话语的转折中察觉了一丝半缕的不祥端倪,他怀着满腹疑云正欲开口,却见胖子的裤腿后方忽地探出一只白皙细嫩的小手,在细软的布料上摸索着抓握的落点,接着便是一颗毛茸茸的小脑袋瓜好奇地探了出来。

  三、四岁的小孩子正是对这个广袤世界充满兴趣的年纪,就见胖子大腿后方的小男孩转着一双灵动清亮的双眸,上上下下打量着眼前陌生的青年。

  张起灵静若止水的视线一往下落,便撞上了孩子的晶亮眸子,胖子见一大一小的两个人对视甚久,不由咧开了笑容,宠溺地揉乱了孩子细软的黑发,尽管如此,胖子向张起灵介绍起孩子时,语气却略带了几分苦意:“这是小天真,前阵子去孤儿院找朋友拿东西时遇见的。小哥你瞧,这孩子真他娘长得有够像天真!到底是投缘,我就和我那朋友借了孩子,想带他出去玩几天。来,小天真,这是小哥。”

  小天真对着张起灵漾开了一线腼腆的笑容:“小哥。”

  依稀察觉到胖子话语中的不寻常,张起灵将视线自小天真身上转移开来,瞥了一眼门户深闭的古董铺子,问道:“吴邪呢?”

  吴邪呢?

  长白深山,青铜门处,曾有过一种别离,名曰十年之后,十年之后,地角天涯间更有一种别离,名曰死生两处,这一别便是悄无声息,徒留独守陈约旧誓的人沉浮于苍茫尘寰间。

  胖子本想在古董铺子前鉅细靡遗地将这漫漫十年娓娓道来,却见小天真在一旁百无聊赖地把玩着地上的落叶,便顿了一顿,提议转移阵地到附近的公园,孩子一见到游乐器材就撒开了小腿跑了过去,胖子领着张起灵随意择了一张长椅落座,这才将往事的长卷铺了开来。

  斑驳树影在张起灵不辨情绪的清隽眉眼上渲染了一抹深绿,千端过往化作了他人口中的零星残卷,轻描淡写地落入了耳廓:长白一别后的头几年,吴邪四处奔波,过得不甚安生,几年后在一场意外事故中殒身,十年之约他虽然失期,却再也没有人忍心为此苛责他。

  “天真他啊走得仓促,什么话都没有留下来,我收到了丧礼的柬帖才知道他发生了意外。其实我大抵知道这些年来他四处奔波在查些什么,想来终究和当年的事情脱不了关系。”胖子怅然地长叹一声,突兀的手机铃声忽地响了起来,胖子看了一眼来电显示,对着张起灵晃了晃手机道:“小哥我去旁边接个电话啊!能帮我看着小天真吗?”

  张起灵细不可察地一颔首,胖子便走到一处相对安静的角落接通了电话。

  倦鸟偕伴在欲晚的暮色中振翅归飞,公园中人烟渐散,一方沙坑中仅剩小天真和一个高个子男孩堆砌着沙堡,两人叨叨絮絮地各说各话,也不知道哪一句话成了彼此间争执的起点,只见高个子男孩一把推倒了沙堡,小天真见状,怒由心起,站起身子正欲理论,却被高个子男孩狠狠地搡了一下,猝不及防地跌坐回沙坑里。

  那高个子男孩见小天真埋着头不吭一声,意识到自己闯了祸,脚底抹油跑回了远处的母亲身旁。

  张起灵将一切尽收眼底,起身上前意图扶起孩子,小天真却一骨碌径自站了起来,一掇身就见张起灵立在身后,他咬了咬下唇试图收起神色里的难受,伸出手一拽张起灵的衣角,绵软着嗓音开了口:“胖叔呢?想回家了。”

  张起灵侧过身子朝着胖子所在的树荫下指了过去,胖子这时已经收起手机走了过来,见小天真将张起灵的衣角攥得发皱,眸子深处隐含着一抹委屈,不由打趣道:“小天真怎么啦?是不是被小哥欺负啦?”

  张起灵瞅了胖子一眼,眉眼间情绪寡淡,小天真则垂眸摇头,重道:“胖叔,想回家了。”

  “好好,回家!”胖子伸手揉乱了孩子的头发,抬眸时觑了觑张起灵,“小哥你接下来要去哪?要不要跟我们走?”

  张起灵恬淡的视线在胖子脸上逡巡片刻,随即又落在小天真那一双清凌瞳眸上,只听孩子的嗓音尽处一片糯软,也附和道:“小哥,我们回家!”

  旧忆踏尘而来,携着迢迢长思履过乏倦的思绪,他想起也曾有过那么个人说要带他回家,但那个人却在岁月的更迭中迷失了归途。

  曾经有人说过,亡故之人未能兑现的那些诺言,终究都会以其他的形式付诸实现,张起灵行过百陵千墓,诡诞之事所见无数,从来不是不信邪的人,他发怔似地望着小天真那彷若故人重临的容颜,心底忖着也许就是那么回事吧。

  山头将落的斜阳歪歪扭扭地将三人的影子拖得老长,张起灵循着回忆的痕迹牵过了小天真攥在衣角处的小手,点点头轻声应道:“嗯,我们回家。”



END


  9
评论
热度(9)

© 长烟落日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