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叶蓝】终愿

  倦意侵蚀去一切气力,蓝河轻靠着家门旁的柱子将钥匙自背包中拎了出来,走廊灯光闪动了下忽地熄灭,随即重又亮起,仰起视线朝着天花板上的灯座望了一眼,蓝河一面思忖着几时更换走廊灯泡,一面转动着门锁开门。

  钥匙解锁的闷重声响伴随着铁门滑开的细微声音落入耳际,蓝河进门后立刻踢掉鞋子,将背包和纸袋朝鞋柜旁一扔,摸着黑也不开灯,径直地走向客厅里的沙发就要躺下休息。

  近几日公会状况百出,蓝河和其他公会干部一同忙得不可开交,好不容易稍早前各种状况总算尘埃落定,同事们却又拉着他说要为他庆生,筋疲力尽的蓝河不忍拒绝同事们的好意,便拖着身子去了,弄得七晚八晚才归家。

  折腾了整日终于得以休息,蓝河轻吁了声纵着身子朝沙发躺去,却在身子触及沙发时察觉了异常之处,一声哀号伴随着异样触感将全身的倦意赶跑,蓝河闻声便惊得跳了起身,哪里知道本该没人的租屋处居然传来人声,黑灯瞎火的又看不清,只得推开数步观察情况。

  “我的腰……”

  蓝河正退着步伐摸到电灯开关处,却听这声音甚是耳熟,便出声确认:“叶修?”

  话语甫落,手指正巧按下开关,炽白灯光倾泻而下映亮了沙发旁扶着腰的叶修,随着略略弯身的动作,一绺浏海掩去了那人的眉目,一时间看不清叶修的神情。

  知道对方能轻易进入自己的租屋处是因为自己白天在俱乐部上班,怕叶修临时找来被锁在门外而给了备份钥匙,只是怎么也想不到对方会在今日出现。

  “你……”见到不该出现的人忽地出现,蓝河一时无措,不知道究竟该是先关心叶修现身的原因,还是该关心对方遭了殃的腰部。

  “小蓝你回来也不开个灯出个声,就直接往我身上躺,多大仇啊!”

  蓝河本想上前替叶修揉揉腰,听见叶修这话时却顿了顿步伐,一扫同情心斜眼睨去:“谁知道你会在这还躺我沙发上啊?没躺断你腰就不错了。”

  “你来这一下真不是普通疼……”

  见叶修可怜兮兮地缓缓坐下,蓝河有些不忍地叹口气,坐到叶修身旁伸手触上对方的腰侧揉按了起来,拿捏得恰到好处的手劲令叶修不由舒适地轻叹了声。

  闻声的蓝河也不知究竟该喜该悲,怎么似乎到底都是这人得利,大概是打从决定和这人在一块儿那时,自己就彻底栽在他手里了吧?这么一想,忽地又觉得有些悲哀和气愤,便朝着叶修的腰上捏了一把,力道虽略重却终究敛了几分,到底没让叶修真感到疼。

  “你这时间不是该在训练吗?怎么过来了?”收起替叶修按摩的手,蓝河切入了正题。

  从怀里掏了包烟,叶修倒了根烟叼上,声音有些含混:“来给你庆生啊!来的时候我把蛋糕放冰箱了。”

  见对方翻找着口袋找不着打火机,本想制止叶修点烟的蓝河闻言心一软,便起身从电视柜上头取了打火机,俯身亲自替叶修点上火。两人靠得极近时叶修听见蓝河开了口,口吻间尽是关心和心疼:“知道你没烟不行,但还是稍微收敛一些吧!还有只是个生日而已,你没必要这样大老远跑来的,我还让你空等了一下午,多不值得。”

  替叶修点上烟的蓝河正欲退开,却感觉到腰上一暖,还来不及反应便顺着叶修轻揽的方向前扑,猝不及防的情况下只得伸手搭上叶修的肩膀,差点撞上燃着星火的烟头。

  “吓我一跳搞什……”

  蓝河抗议的话语未竟,便看见叶修的手指轻挟取下烟支,凑近蓝河唇边吻了吻:“替你庆生,怎么样都值,生日快乐!”

  叶修的话语随着温暖的呼息落在腮边,蓝河只觉得脸上一阵滚烫,一时间羞赧至极,也不清楚自己脸到底多红,便欲盖弥彰的从叶修怀里抽了身:“我去拿蛋糕!”

  仅只一瞬叶修就感觉到怀里一空,仰首只见恋人转身而去,耳根处染着一抹极艳的绯红,叶修见状,抽了口烟便轻笑了起来。

  两人交往也有很长时段了,蓝河却依然会对叶修的举动心跳不已,他拽开冰箱门,将自己埋了进去,试图藉着冷凉的空气冷静下来,然而却差点撞上了冰箱里头的蛋糕纸盒,他望着纸盒上的蓝白印花,只觉得心脏彷佛不是自己的,许久后才端着蛋糕走回客厅。

  “拿个蛋糕好像是走了趟外太空似的。”蓝河放下蛋糕时,叶修取笑了声。

  自知自己这趟真的去了有些久,蓝河听了便也没吭声,径自取了打火机点燃蜡烛,关了灯挤到叶修身旁就要许愿。

  “第一个愿望,蓝雨年年夺冠!”蓝河双手合十,在蜡烛的映照下眼睛发亮。

  叶修一听,一时无语。

  “第二个愿望,身边的人都平安健康。”

  叶修心想着这愿望实在平常却又朴实,转念一想,蓝河不就这性子吗?

  蓝河望着蜡烛顿了顿才又开口:“第三个就不说了,吹蜡烛。”但却笑得宛如初梦了美梦,将燃得火红的蜡烛吹熄。

  蓝河起身开了灯,拿过塑胶刀切了两块蛋糕,叶修从他手中接过蛋糕,终究是按捺不住好奇,便问了第三个愿望:“你许了什么?笑得那么开心?”

  蓝河端起自己那盘蛋糕,摇了摇头,故作神秘地笑着:“不能说啊!人都说第三个愿望说了就不会实现了,你问了犯规啊!”

  叶修也没逼问的意思,便转移了话题。两人有一搭没一搭聊着日常琐事或荣耀相关的事情,叶修正说到喻文州的战术时,却感觉到身旁的人静了下来,侧首一看,只见蓝河端着蛋糕纸盘打起盹来,唇边还沾着白色奶油,样子甚是滑稽。

  “累了?累了就去睡吧!”

  从蓝河手里拿走了蛋糕盘子,叶修吻去蓝河唇边的奶油,只见蓝河似是清醒了下,摇了摇头:“这几天忙公会,没怎么睡。好不容易你来了,睡觉太浪费了。”

  叶修也没管蓝河语气里的执拗,伸手就将人揽了过来靠在肩头,倦了许久始终未能休息的蓝河一感觉到舒服的气息,便生了依赖,本来试图打起精神和叶修聊天,却在熟悉气息的笼罩下重又打起盹。

  “第三个愿望不能说,那你说说你最希望能实现的愿望如何?”

  意识蒙眬的蓝河哪里分得清这两者分明是同样的东西,听见了问语便含糊着声音应了:“当然是……和你……一直在一起……”

  话语才竟,蓝河又跌入梦境,叶修细细回味着蓝河的应答,揽紧了身旁的人,唇角勾起一线狡黠而又幸福的笑弧。

 


  29 4
评论(4)
热度(29)

© 长烟落日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