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策藏】有鹤入梦

原画鹤梦策藏脑洞。




鹤梦二少原画好好看,希望建模不要崩

  40 1

【毒&炮&喵、策藏】劫镖二三事

改编自甜咸粽子劫镖梗,两个小段子,毒、炮、喵的场合和策藏的场合。


【毒、炮、喵的场合】

  冬至前夕,浩气盟与恶人谷仍交战不休,恶人千军势若猛虎连下数城,浩气军队节节败退,士气低靡,戍守着仅存的两座据点,尚且还能押标运货。

  毒哥甫一上线便击开了讯息提示,黯然灰白的战败字样一如既往地跃入视野,战争沙盘上只见恶人谷的艳红胜绩压将下来,自上而下将浩气盟逼入一隅旮旯里,再无路可退。

  毒哥向来没什么胜负之心,倒不介意阵营战败与否,眼见逐鹿坪往秋雨堡的路线仍可供运镖,立时备马进货。此时押镖的人零零星星,阵营频道一片阒寂,毒哥策马行过城外花田,只听百啭流莺喁喁细语,四下悄无人声,不由给人...

  8 2

【策藏】一方死亡三十题(第二十九题)


你离开后十年


  市集间人潮涌动,此起彼伏的吆喝叫卖落成了耳际一片嘈杂,二少走马看花地行过长街小舖,却在一处人群堵塞的舖子前寸步难行了起来,推搡挨挤间他平白受了几下路人的拳脚,才终于脱身而出。他含着糖葫芦轻吁一声,重拾从容地閒踱了几步,一物忽地撞上了腰际,竹籤子支着的糖葫芦顺势击在了后槽牙上,疼得他轻嘶出声。

  二少取出口中的糖葫芦低头一瞧,就见一个约莫四岁大的男孩坐倒在地上,眉眼处泛起了一抹红,他见状一愣,一崴身扶起了孩子,怕孩子给往来的行人踏坏了。

  “小伙子你别哭啊!”孩子才站稳身子,二少就看见泪水自孩子脸上潸然而下,他一时间慌得手足无措,只得胡乱地拿绣银的衣袂抹着孩子...

  2

【策藏】一方死亡三十题(五、六题)


固定时间一月一次的看望

  空枝轻轻抖落一段霜雪,惊起了寒山长路间一线寒鸦,二少踱着步子回首朝着声音来源望了过去,分明是与西湖故里相同的皑皑苍茫,此处却平添了几分苍凉,他说不清究竟只是心境所影响,抑或是这华山染了纯阳门下的仙风道骨,山野林间的雪色才相对于藏剑山庄来得清冷孤寂。

  他自铺雪的青石长阶间拾阶而上,太极广场那端远远传来纯阳弟子习剑的声声轻叱,不知是谁通报了他的到来,只见一个身着纯阳道服的小姑娘扑进了他怀里,细软娇柔的嗓音也随之落入耳际:“叶二哥哥你来了!大哥哥这回也没来瞧我吗?”

  “你大哥哥要保护咱们大唐呀!这会儿正在北边给咱们打狼牙军呢!待妳大哥哥将那狼牙贼子赶出了...

  7 2

【策藏】一方死亡三十题(三、四题)


猛然间感到不安

  “许久不见叶少您来啦!还是老样子两壶温酒五样小菜么?”

  成都颇负盛名的酒楼小二见二少缓步踱入楼中,丝毫不做半点耽搁便迎上前,两手一搓微躬着身子笑得谄媚,只见二少略一侧首颔了颔,一把嗓音如秋后润雨落成满庭芬芳,语调间甚是从容:“嗯,老样子。”

  他身负一对惹眼的轻重兵,素白绣金的衣袂随着步履的踽踽轻踱微微翻飞,分明是游走江湖历尽风尘的江湖侠客,却隐隐透着一抹掩不去的雍容风雅,举手投足间不似许多江湖人那般粗俗鲁莽,反倒多了几分悠然清贵,又不显骄矜狂妄。

  二少择了二楼一隅临窗处落了座,单手支颐微微侧着头,等候间便朝窗棂下那熙来攘往的喧闹街市看去,满目繁华间他...

  4

【策藏】一方死亡三十题(一、二题)

遗物

  晨曦为天际染上一抹微明,刀剑相错的铮铮声响伴随着厮杀声迎来第一道曙光,二少赶到时只见人群间一人提枪策马,掠身闯入敌阵里护下一位纯阳姑娘,长枪轻舞惹起尘埃与鲜血,军爷舍身为纯阳姑娘护了个周全,却没能守住自己的性命。

  缰绳断裂的剎那军爷使了七成内力将手里的枪狠狠震入地面,即便落马濒死也不甘尸首倒落地面任由敌方践踏,他握着那直挺挺没入地面的长枪半撑着身子,远远看去是生死未知。二少见状心下一慌,便朝着军爷的方向跃起身子砸去一剑,随即一转重兵,杀尽身侧的敌人,待他回身查看军爷伤势时,只见军爷唇角落了一线鲜血,气若游丝却仍要开口:“你来了啊……”

  二少见伴侣重伤濒死,心里一阵惶然无...

  8 5

【瓶邪】而今终归

OOC、吴邪死亡设定、吴邪转生自由心证。
盗墓第二季大结局衍生。



【瓶邪】而今终归


  长白山的彻骨深寒在杭州西湖畔的暑气蒸腾下消弭得无影无踪,即便立秋乍过,依然不见天气转凉,纵是这秋虎猖狂恣肆,熙来攘往的街道间仍有一人身着质料略厚的黑色卫衣,负着厚重的背包徐步而行,不合时宜的装束与眉眼间的清冷出尘谩惹起了路人的几番侧目。

  荏苒韶光将十载春秋蚕食鲸吞,张起灵彷若是一抹时间罅隙处的缥缈孤影,走过无尽幽深,细数经年之后,终于重返杭州故处。他依循着旧忆深处的雪泥鸿爪,朝着故人的古董小铺一步一踱,似要将这一寸寸步伐皆蹋得扎实了,才能摸索出一点生命的轨迹。

  杭州著名的西泠印社依然是昔年...

  9

【叶蓝】入梦化蝶

  喧天蝉鸣如海潮层层漫过耳际,年久未修的公园长椅随着蓝河仰首的微幅举止轻轻摇晃,斑驳树影无声碎落,将蓝河苍白的脸蛋染得明暗错杂。

  枝枒纵横的破碎天空里微云轻抹蓝天,云絮绵延虚了颜色。远天重重灰云轻拢,默不作声地吞噬着长空,天空如同绘了两极阴阳,这端犹是明朗,那端却已滂沱,然而尽管如此两端之间的界线却是模糊不清,慨然这情景的蓝河正欲举起手机拍摄时,熟悉的手机铃声却覆过蝉鸣涌入耳廓,来电显示闪烁着陌生的号码,遏阻了蓝河将一方景色纳入囊中。

  连串的数字在微微反光的手机屏幕上忽明忽灭,蓝河愣了愣迟疑了下,抿了抿唇将红色的话筒图示向左滑去拒绝了接听,来电显示的画面随着拒听的指令轻轻一转回到...

  27 4

【叶蓝】又重逢

#军事架空设定。


  此起彼落的枪鸣与爆破巨响惊惹起袅袅硝烟,蓝河轻靠残壁微微仰起视线,远处冉冉烽烟氤氲了天际,天空似是抹了灰,重重浓云侵蚀着薄弱的朗朗日光。

  众军交战惹得生灵涂炭,无止尽的杀戮将绝望染得鲜红,纵然清楚战争只会造就更多悲剧,却也无人消停,只得任凭无情枪弹盛绽着血花,似是忘川途畔的曼珠沙华。

  怵目惊心的伤处凝着污血,锈蚀的气息伴随着浓烈烟硝味染上每一寸呼息,蓝河装卸着弹匣轻吁了声,方才的恶斗拆散了他和战友,受了伤的他只得凭借着建筑物间的死角稍作歇息。他只手轻压着耳机试图听清战友捎来的讯息,怎奈那端的语句支离破碎,最后转为沙沙的杂讯扰乱了思绪。

  空气中染着几...

  21 2

© 长烟落日 | Powered by LOFTER